• 薄总别跪了,夫人她孩子都三岁了沈烟薄御白章节

     

    第12章 一个接一个的质问

    乔莺莺泫然欲泣的道:“御白,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
    碍于乔莺莺的精神状态,薄御白本不想再和她往深了追究,但她如此问了……

    他垂下手,面容冷峻的道,“在我进来前,你和沈烟发生了什么矛盾,她为何要用平底锅烫你?”

    乔莺莺怔然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相信我了吗?”

    薄御白并未言语。

    不过他审视的姿态告诉她,他就是在怀疑她!

    乔莺莺抓紧裙摆两侧,委屈至极的道:“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才进电梯,距离你回来,我跟她也没单独相处多久,也不知道我是哪句话说的让她不高兴了,她忽然端起来锅往我手背上贴。”

    “你都说什么了?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多年来,男人都是无条件的站在她这一边的,从未如此盘问过她!

    这不由让乔莺莺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落差感。

    “很难回答?”

    男人低沉的声线带着凉意,像是穿堂而过的风,寒意顷刻就席卷了全身。

    乔莺莺分泌了下口水,接着,扬起下巴,大大方方的迎着他的视线,娓娓道来。

    “我进来时问她喵喵在哪儿,她说和她弟弟在房间午睡,我过去把我做的罐头给她,说麻烦她晚些把这个罐头给喵喵吃,我给你做几个菜就走。”

    “她当时看着并没有不开心,很痛快的转身把锅递给我,不成想,在我去接的期间她抬高了手腕,用锅底压住了我的手背……”

    说到此处,乔莺莺哽咽了两声:“你知道我最怕疼,最怕受伤了,就反应激烈了些。”

    薄御白盯着她看了几秒,并未见她露出任何心虚之意,道:“沈烟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,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    他竟然为了沈烟说话?

    乔莺莺双目睁大,生出了极大的危机感。

    不行!

    真不能让沈烟继续留在夜城了。

    得让她尽快消失!

    她压着心底滋生的恐慌,软声道:“御白,对不起。我不知道沈烟在你家,要是知道我就不过来了。”

    “是我考虑不周。”薄御白想到什么:“我公寓的钥匙你留下。回头我给喵喵找个保姆,专门负责饲养它。免得你来回折腾。”

    “不折腾!我也很喜欢喵喵,没必要让外人……”

    “对了,”薄御白不温不火的打断了她的话,“听说你每次去公司找我,都自称是我女朋友?”

    乔莺莺噎了下。

   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话,让她脸色发白。

    “……有次我爸找我麻烦,我联系不上你去公司找你,前台不放我进去,情急下才撒了个谎。”

    薄御白回想了下,确实是有那么一次乔莺莺很狼狈的去公司找他。他当时再开董事会,手机静音了。

    “好,没什么事了。你回去路上小心,到家给我报平安。”

    乔莺莺心里一团乱麻,缺失安全感的上前抱住他,低喃:“御白,你永远不会不管我的,对不对?”

    薄御白垂眸,鸦黑的睫毛遮住眼中复杂的情绪:“我和我母亲欠你的会加倍补偿给你。”

    “我不要补偿,我要你永远陪着我。”

    “莺莺……”

    “我先走了。”

    乔莺莺松开他,逃避似的离开了。

    “喵~”

    猫叫打断了薄御白的思绪,他低头,就见喵喵正用小脑袋蹭着他裤腿。

    薄御白把它拎起来放在灶台上,打开餐盒,将乔莺莺做的猫罐头给它。

    不料喵喵嫌弃扭身,一个后踢腿把餐盒蹬到了地上,翘着尾巴奔沈烟做的牛排去了。

    薄御白扫了眼他被喵喵弄脏的裤腿,隐怒的按住它的脖子。

    “忘记当年她给你喂老鼠药的时候了?还敢吃她做的东西!”

    喵喵回头就咬了他一口,在男人抽手间,叼着牛排跳下了灶台溜走了。

    薄御白气结的看着旧伤添新伤的虎口。

    都说动物都有灵性,有个屁灵性!

    跟沈烟一样不识好歹!

    沈烟……

    想到这俩字,薄御白头疼的就要炸掉了。

    本来打算七日后把她安顿到另一处小区,结果……

    反正。让他上赶着给她送房子是不可能的!

    但她没工作,没钱,带着沈墨怎么生活?

    薄御白非常闹心的单手揉着浓黑利落的短发,来回踱步。  ……

    翌日,上午九点半。

    沈烟穿着用二十块钱租来的职业套装,去了家政公司面谈薪资问题。

    “每月工资五千,不压工资,有五险一金。”

    “我们公司都是面向资产阶级人群,活不脏就是累,需要干活精细的人。”

    “若房主不满意,投诉你超过三次,我们有权辞退你。”

    沈烟问道:“宿舍是单人单间吗?”

    人事:“是。但不能带外人居住,像是你的男朋友,家人之类的。”

    沈烟纠结的交握住双手。

    工作时间和在招聘网上看的有很大出入。

    朝五晚八。

    小墨要是不过来跟她一起住宿舍,她就没办法管他的一日三餐了。

    人事前倾身子,询问道:“我刚才看你进来,腿脚有些不利索,是受伤了还是老毛病?”

    沈烟摸了摸一直作痛的腿:“我今早做家务不小心磕到了,过两天就会好。”

    “嗯。那你要是没什么问题,明天带着体检单子过来,我这边给你办入职。”

    “好。谢谢。”

    ……

    谈完出来已经十一点了,珠宝原石生意的公司离着比较远,沈烟午饭来不及吃的坐公交赶了过去。

    比起家政公司待人的客气,这边人事一见她就直言不收残疾。

    沈烟气的脸都红了,忍气吞声坐下,给了对方跟刚才一样的解释。

    对方全程态度高冷,有种你爱干不干的感觉。

    薪资呢,给了她六千五,有五险一金,不包吃不包住,但有双休,每天朝九晚五。

    同样也要交体检,才可以给她办理入职。

    坐公交回旅馆时,空着肚子折腾一小天的沈烟面色惨淡的靠着车窗。

    这日子……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太阳?

    “铃铃铃。”

    沈烟被手机来电吓了一跳,她深吸口气,把手机放在耳边:“喂,您好?”

    “是沈小姐吗?我这边是诗悦珠宝公司,不知道沈小姐有没有兴趣,来我们公司工作?”

    网游都市